新时代论坛 New Epoch Forum

人类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我们需要一个崭新的生活态度。中华道学提供一个很好可能,给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欢迎各位留下您的看法与评论。(少量英文:Post, 发表主题;Topic, 题目; Author,作者; Views, 阅读人数; Replies, 回答; Subject, 题目;Message, 内容;Preview message, 预观;Post message, 发表)           

請您訪問﹕http://taoism21cen.com  閱石軒啟

新时代论坛 New Epoch Forum
Start a New Topic 
Author
Comment
被摧残和扭曲的思想——蒯大富、韩爱晶采访札记

我采访蒯大富时,问他,文革开始,你向工作组提意见,当时你知道王光美是清华大学工作组成员吗?

老蒯很肯定回答,不知道,我也一直没有见过她。

他很确切说,如果我知道王光美在工作组,我肯定不会反工作组了;另外,如果我在文革前就入党,我也绝对不会反工作组。

他说,我家贫农出身,我父母都是党员,我也是要求入党的积极分子,我读过好几遍刘少奇的“论休养”,我知道王光美是谁,我也知道该怎么做。

我听了暗暗吃惊。这就是一个文革初期的造反派学生的心态。——我在采访中得知,蒯大富是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核辐射专业学生,这个专业是为我国核工业培养人才的,所有的学生都是“红五类”,查遍了祖宗三代才被挑选出来。——他曾经被工作组认定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又被毛泽东赞誉有加,令周恩来亲自去清华“解放”他。其实,蒯大富既不是愤世嫉俗“热血青年”,也不是对共产党有什么意见的所谓“知识分子”,更不是高举“反贪、反腐”大旗的“义士”。他只是一个热爱共产党,积极申请加入共产党的贫农出身的大学生。他从心眼儿里热爱社会主义,无限崇拜毛泽东。



我又想,如果老蒯说的是真实,——他说的两个“如果”——历史是否有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当然历史不能假设。这个“如果”的结果,我不得而知。

但是,老蒯的心态确实是真实的。我相信他说的。可以说,文革初期率先起来造反的人,尤其“闹”红卫兵的学生,不少人是这种心态。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蒯大富为什么没有按照“读几遍论休养”的路子进入文革,走下去,反而走向另外一条路呢?那是一条与“论休养”完全相悖的路。你能设想老蒯这样心态,这样家庭出身的人,会明目张胆走“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路?

老蒯在文革的道路上,之所以没有按照“论休养”的路子走下去,一定是他的思想被扭曲到另外一条路上了。

谁扭曲了他的思想,将他原本热爱党的思想摧残,在极短的时间内重塑成为另外一种思想?

——这是我采访蒯大富、韩爱晶最重要的思想收获之一。



我想起韩爱晶说的话,他觉得毛泽东身边有人在说假话,哄骗毛泽东。

这不是学生们为自己开脱的信口之言。韩爱晶说,我说一句话,马上就有人接过去,按照他们自己的理解,自己的观点转述给毛泽东,其实,那已经不是我要说的意思了。

——他们就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离他最近,也最了解他,知道用什么语调,用什么言词和他说话,他更容易接受。

——你在旁边听着,你知道他向毛泽东解释的不是你的意思,虽然是你的原话,但是不是你的意思,但是你没有办法反驳,而且,当这话公开时,人们就会觉得这就是你的意思,大家就会为你有这样的思想、观点或者欢呼,或者谴责,你也只好沿着人们认为你的思想走下去。

思想就是这样被扭曲了。

——但是,这扭曲的思想绝不是我的本意。



说假话只是低水平的哄骗,扭曲人的思想,才是骗人的高级形式。

采访过程我逐渐明白,一场文革,被摧残的不只是人的肉体和灵魂,还有人的思想。

这一点最可怕。历史就是这样被湮灭的。原本可以有思想的历史,或者说,原本有一种可以成长起来的思想,就这样被阉割、扭曲、摧残,被湮灭了。

历史成为一种统一思想的历史,也就是没有思想的历史。

没有思想的历史,就什么也不是了。留下的只有风月与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