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论坛 New Epoch Forum

人类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我们需要一个崭新的生活态度。中华道学提供一个很好可能,给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欢迎各位留下您的看法与评论。(少量英文:Post, 发表主题;Topic, 题目; Author,作者; Views, 阅读人数; Replies, 回答; Subject, 题目;Message, 内容;Preview message, 预观;Post message, 发表)           

請您訪問﹕http://taoism21cen.com  閱石軒啟

新时代论坛 New Epoch Forum
Start a New Topic 
Author
Comment
曼德拉



曼德拉坚韧地争取黑人的权利,德克勒克则是放弃了白人在南非拥有的至高权利。“没有德克勒克,我们可能没有今天的曼德拉。”社会新闻工作者刘向南说。对中国民众来说,中国需要自己的曼德拉,但更需要德克勒克。 12月5日,南非前总统曼德拉(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病逝,全世界不分种族、国家一同追悼。在世界人口最多国家的中国留下的影响却是复杂的,曼德拉曾经被中共欢呼为跟帝国主义斗争的偶像;但在最近几十年,曼德拉被当作反专制的榜样。



曼德拉曾经被中共欢呼为跟帝国主义斗争的偶像;但在最近几十年,曼德拉被作为反专制的榜样。(AFP)

八万人聚集、90多世界元首追思曼德拉
12月10日,数以万计的南非人、90多位全球元首以及各方著名人士,前往位于南非约翰尼斯堡的苏威托足球城体育场,参加反种族隔离领袖曼德拉的追思会,这个地点,正是20多年前曼德拉重获自由之处,别具意义。

参加追悼会的全球元首,不乏意识形态上对立者,但在这个场合,所有对立都先放下,缅怀曼德拉留给世界的和解精神。当天也正好是联合国订定的世界人权日。

悼念会于当地时间上午11时至下午3时举行,在八万人高唱南非国歌的歌声中开始。在主持人开场后进行祈祷活动,然后由曼德拉家族的朋友、家族代表、四个曾孙追思曼德拉的生平。

美国总统奥巴马推崇曼德拉是“历史巨人”,并指出,世界上有太多领导人嘴上说与曼德拉一样为自由奋斗,“但却不能容忍自己人民有异议”,而同台的有其他专制国家领导人,包括中共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楚(Raul Castro)和辛巴威总统穆加比(Robert Mugabe)。

奥巴马称颂曼德拉不只是一位面带笑容的政治偶像,还展现了政治行动的力量。他以曼德拉为典范,受其激励而迈入政坛,谈起自己的偶像时说:“他不是一尊大理石像,而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中国的曼德拉在哪里?

《华尔街日报》12月6日报导说,中共官员、媒体和网民面对这位南非领导人的去世,都倾泻出赞颂之词。

“曼德拉已经走远,但是他确实跟不同制度的不同国家拥有巨大共鸣。”自由派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在新浪微博说,“这是因为曼德拉的生命是追求自由、公平和和平的象征。”

“一个领袖的伟大之处不取决于他如何占据舞台,而在于他如何离开它。一个革命的伟大之处不取决于它如何开始,而在于它如何结束。”中共央视评论员周庆安说。“他在斗争和忍耐之间建立的连接,将永远活在这个世界上。”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发送唁电表达“深切哀思”,并说:“中国人民将永远记得他对发展中国和南非的关系和人类进步事业的杰出贡献。”

在80年代的中国国家电视上,曼德拉常常被树立为一个跟帝国主义做斗争的同路人。但对于中国年轻人来说,也许更加熟悉的是,曼德拉是香港乐队Beyond的一首歌《光辉岁月》的灵感来源,其中赞颂他“在风雨中紧握自由”。

曼德拉的去世,在自由的社交媒体用户中引发一场争论:是否一个中国的曼德拉式人物可以带领中国走出目前政治制度的阴影?

“中国没有种族隔离。但是它有特权隔离。”一名政治卡通画家“豆薯兄弟”写道:“中国需要一个曼德拉,带领草根争取只有特权阶层享受的权利。”

其他人不太确定,是否一个中国曼德拉将会成功?他们认为,尽管南非政治制度有它的缺陷,至少有内在对法治的尊重,而中国没有。

“除了他的坚持、信仰和忍耐,另外一个允许曼德拉成就伟大事情的是,他遇到的所有敌人都有底线。”中国社科院历史学者马勇说。“想像一下,他能够状况良好的走出监狱而没有做出任何认罪。在许多国家,这简直是不可想像的。”

其他人认为,对中国更重要的是,找到它自己的德克勒克──南非种族隔离时代的最后一位总统,他跟曼德拉分享1993年诺贝尔和平奖。“没有德克勒克,我们可能没有今天的曼德拉。”社会新闻工作者刘向南说。

中国更需要找到自己的德克勒克

中国人都知道曼德拉,但可能不清楚德克勒克。德克勒克与曼德拉有诸多相似之处,例如,同样95岁;同样名门之后——曼德拉为酋长之子,德克勒克出生贵族世家;同样获得1993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但是,最重要的相同是,他们共同埋葬了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

的确,在曼德拉的领导下,南非黑人赢得了自由和尊严。不过,如果没有美国和英国政府政策的改弦更张、施加的强大压力,以及德克勒克的政治胆识和勇气,南非的白人政权恐怕不会那么轻易地放弃已经享有几百年的垄断特权。

事实上,南非在结束种族隔离以前,一直是非洲比较活跃的经济体,当时的政府掌握着国家暴力机器,根本不用担心政府的安危。德克勒克大可以把曼德拉关到老死的那一天,或者把他流放外邦,甚至暗杀——这种做法如今依然是一些“邪恶国家”的法宝。

难能可贵的是,德克勒克显示了过人的政治胆识和勇气,决意开创一个新南非。上任伊始,德克勒克便宣布允许在全国各地举行反对种族主义政权的和平集会。

德克勒克与曼德拉的不同,在于废除种族隔离的斗争中,曼德拉需要的是坚韧和顽强,而德克勒克需要做到的是放弃,这比曼德拉的坚韧更为困难。

德克勒克放弃权力尤为可贵

对于德克勒克来说,放弃权力意味着放弃南非白人曾拥有的至高无上的地位、优渥的生活、巨额的财富。这样的放弃对于一般人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但是,德克勒克所代表的白人集团的放弃还有更大的难处和揪心,因为,他们一旦放弃,就意味着永远放弃。

在一个黑人占80%的国度,白人未来几乎是永远不可能通过选举再次获得权力。而且,德克勒克的放弃还伴随他所代表的白人集团深深的恐惧,他们可能会因为他们过去所犯的错误和罪行遭到清算。而对德克勒克本人而言,可能还会陷于里外不是人的境地,受到黑人和白人的共同反对。

但是,德克勒克并没有在天大的困难面前退缩。当然,德克勒克的改革也源自他从担任总统就十分清楚地意识到的一点,镇压黑人的成本远远高于改革成本。如果没有德克勒克,南非可能不会迅速废除种族隔离。

于是,历史才会浓笔重染地记下这一笔,1994年4月南非举行大选,德克勒克掉进了自己亲手挖的“坑”里——非国大获胜,德克勒克卸任,但出任民族团结政府第二副总统。



德克勒克(右)是南非最后一任白人总统,也是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推手。图为他与1994年5月成为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的曼德拉(中)握手。(AFP)
缅怀曼德拉,同样也应该向“默默无闻”的德克勒克致敬!尤其重要的是,这一转型和政权变化没有产生大规模流血冲突,这在历史上寥寥无几。

中国人悼曼德拉 质问当局尴尬问题

路透社报导说,中国人哀悼南非英雄曼德拉,但是他们在网路上提出令当局尴尬的问题——中国自己的人权领袖,许多人仍然在监狱当中或忍受政府的频繁骚扰。

许多人讥讽中共对曼德拉之死的立场。“我们在纪念一个尊重和争取人权、自由和平等的人,但是中国的曼德拉,做了完全同样的事情,却被囚禁。”一个新浪微博用户说。“这是彻底的讽刺。”

另外一个人写道:“如果曼德拉是中国人,他将被打死。”

第三名用户写道:“中国不缺乏像曼德拉或昂山素姬这样的人。不同之处是,他们最终都被释放。但是在中国,这样的人,一旦他们进了监狱,他们就会消失。”

还有人讥讽中共外交部形容曼德拉是“中国的老朋友”的说法,认为这样的表达更常用于政府形容朝鲜领导人金日成这样的人。“给他这样一个绰号,带有这样负面的含义,这合适吗?”一个微博用户说。

中共目前再次发起对异议人士和言论自由的打压。

如果曼德拉生在中国会怎样?

《纽约时报》报导说,曼德拉的死亡在中国引发广泛的同情,这暗示他的许多角色——反种族不平等活动家、政治囚犯、国家领导人和资深非洲政治家——吸引着中国社会的不同阶层。

中国的一些前政治囚犯说,曼德拉的经历给予他们力量,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尊曼德拉为跟政治迫害做斗争的偶像。

高小亮因为参加1989年民主运动曾经入狱两年,在1993年因为继续参加民主活动再次入狱9年。他说,了解曼德拉的经历帮助他在狱中活下来,特别是在他第二次的牢狱当中。“他在狱中待了27年。为什么我要害怕9年?”高小亮说。“如果在那9年里我没有曼德拉的精神鼓舞,我可能已经自杀。”

北京人权活动家胡佳说,在他被囚在狱中的三年里,他从曼德拉的榜样获得激励。“他在狱中被囚禁27年,比年轻人的整个生命还长。但是当他离开监狱的时候,他说,如果他怀有任何仇恨,那将形同继续被囚禁。”胡佳说:“这对我影响很大。因为当我在狱中的时候,我感到无比消沉。”

官方中新社指出,曼德拉喜欢阅读《孙子兵法》,称他完美体现《孙子兵法》中的五个美德“智信仁勇严”。一些评论员暗示,中共当局对曼德拉的称赞,只是当他的政治斗争发生在中国之外才成为可能。

“如果曼德拉出生在中国,他将在狱中受到酷刑,被迫在国家电视台认罪和被羞辱。”作家贺保国在新浪微博中说。“这将是他的结局。”◇